成功案例

联系F1 Contact Us
电话:0531-87956599
0531-87933899
传真:0531-86150666
邮箱:sdtrdl@163.com
地址:济南市长清区万德同日工业园
当前位置: 首 页 > 成功案例
生产更智能
时间:2016/6/23 11:32:24浏览次数:

 关键词: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大力推进结构性改革”,加上“中国制造2025”、“供给侧改革”等一系列国家战略或政策,智能制造被进一步推向了前台。我市同样也把发展智能制造作为济南工业弯道超越的引擎和重大机遇。而对于智能制造而言,“机器换人”如今已经成为一个需要直面的存在。对此,本报将从制造业和服务业两个领域,对济南“机器换人”情况进行探访,并在探访中剖析其中的相关问题。
  如果“机器换人”是蒸汽机出现后给世界增添的一个新话题,那么,生产F1以及智能制造的出现及需求,则是它给经济领域提出的一个新命题。
  因此,在记者对我市制造业F1的探访中,并没有选择生产上某一环节或某一单元上简单的“机器换人”,而是选定那些已经半自动或趋于全自动的整体性解决方案,以此出发,分别从“重”、“轻”领域选出一个代表。其中,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汽”)商用车公司的F1冲压线是国内目前最先进的重卡车身生产线,济南佳宝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宝”)酸奶工厂是利乐公司亚洲样板工厂。
  而在探访中记者发现,“机器换人”,这一经济领域的新命题,无论对于F1还是个人,都是一张需要作答的“试卷”。试卷里有“选择题”、“填空题”,更有“论述题”……
1 选择题
机器,换还是不换?
【场景一】
  “每次看到它们同时运转,都能感受到自己的震撼。”
  让重汽济南商用车有限公司车身部经理陈光华“震撼”的“它们”,是公司从ABB公司引进的36个“罗伯特”——车身覆盖件冲压线和车身焊装线上的机器人。
  像陈光华这样几乎每天都与它们打交道的“老江湖”,现在见了还是“震撼”。那么对一般人而言,“罗伯特们”带来的恐怕不止于震撼。
  当一下子看到36个“它们”,一个个大块头,既集中而又错落地“站”在一个宽敞而又明亮的空间内,脑中很容易关联到科幻电影里机器人的画面,尤其是它们有的在挥舞“手臂”,有的还在“休息”。
  车身覆盖件冲压线上的8个“罗伯特”是先后作业,工序件来时,排在前面的先伸“手”加工,然后再“递”给排在后面的“伙伴”。
  车身焊装线上的28个则是同时作业。它们排成一个矩阵,一旦工序件到达位置,马上一起伸“手”,就像工序件发出了一声“伙计们,干活了”的召唤。
  整个车间,除了机器“罗伯特们”的响声,很难再听到别的声音。如果仔细分辨,很容易得到一个验证:那些科幻电影里,为机器人配的声音相当靠谱。
【场景二】
  “奶呢?”每年走进佳宝“酸奶工厂”参观的人中,总有这样的疑问。
  如果你认为生产牛奶的F1就应该能看见奶,那么佳宝的生产线会告诉你,这是一个多么错误的想法。
  从奶的预处理到发酵,从分装到最后的包装,即便努力寻找,你也分别只能看见两样东西:前面是管和罐,从管到罐,从罐再到管,完全封闭,看不见一滴奶;后面是传送带和机器手,不停作业。
  传送带上不断传出的分装产品,提示你前面的管和罐里并不是“空流”,就像看不到身体里的血液,但听到脉搏就知道它在血管里流淌一样。
  如果生产线上还不死心,试图进一步往前——到挤奶、运奶的过程去找,还是会得到同样失望的结果:每头牛走到挤奶器上自动挤奶进入管道,然后流至低温罐,低温罐经管道流至冷藏车,最后接到生产预处理入口管道的接口上。
  的确,无论是重汽的“罗伯特”,还是佳宝生产的“全封闭”,都能给人带来F1的精彩,智能制造的震撼。
  但要明白一点,这些让人震撼的设备,是花钱买来的,且价格不菲。
  “机器换人”中,对这一点的理解非常重要。它能否成为可能,对F1而言,首先在于买不买机器,而买与不买的“选择题”,决定它的答案往往有两个:生产成本、产品品质。
  那么,无论是成本还是品质,机器比较的对象是谁?答案显而易见:人。2 填空题
供需留下的空,谁来填?
  自从机器出现后,它与人的关系一直是人们探讨的话题之一。但日常生活中,F1最容易听到的那句往往是“人,毕竟不是机器”。
  它的第一层意思非常明显,人不可能像机器一般工作,充分点明了人在工作中的缺点和机器的优点。事实上,对人而言,“像机器一样工作”往往是一句抱怨,意为没休息或者机械重复的工作。
  这也是为什么机器价格不菲、F1仍选择购买它的原因之一。机器可以不断地工作,特别是那些无需动脑机械重复的工作,换掉人的话一方面可以省人;另一方面还可以提高效率。而这也是F1降本最常用的两种方式。
  佳宝酸奶工厂2013年9月正式投产运行,包括生产设备在内的总投资1.8亿元。据佳宝品牌总监王庆华介绍,在这个时间点之前,他们已经有了很多F1设备,但依旧选择人工,是因为当时人力成本较低,“一天30元至50元之间。”
  但人力成本增加以后,机器的效用就更值得考量。以酸奶工厂前处理过程为例,非F1时这个阶段大约需要60人-70人,现在是10人三班倒。
  重汽引进“罗伯特”也有成本的考量。
  车身覆盖件冲压线的8个“罗伯特”花费了公司约2000万元,但与传统冲压线相比,一条生产线可以节省60%的人力,产能上能提高2到3倍。
  车身焊装线上的28个“伙计”同样也花了2000万元。但原来的手工单元从18人减少到10人,主焊线从18人减少到10人,与传统冲压线相比,一条生产线也节省了60%的人力。
  所以,即便都花费了2000万元的高价,但两条生产线预计3到4年就可收回成本。
  更为重要的是,机器还能给产品带来更加稳定甚至更高的品质。
  佳宝打造酸奶工厂的目的是启动关于公司低温奶的第二个“三七战略”:将酸奶的比例提升至低温奶的70%,打造区域化低温奶强势品牌的同时,将酸奶的核心优势发挥出来。重汽引进“罗伯特”后,产品的不良率远远低于行业标准,同时,精度与标准符合度比以往提升了30%。
  如果就此得出结论,那么人在机器面前是完败的。殊不知,人们往往忽略了“人,毕竟不是机器”的第二层意思:人就是人,会动脑,有主观能动性,又充分体现了人的优点和机器的缺点。
  这一点,无需文字,仅用佳宝酸奶工厂箱包生产线的两幅图便可以说明问题。
  前一幅里面,5名工人负责一条传送带,1名向上放产品,后面4名则不断地将平面的箱子折成立体状,然后向里面放。5个人的工作,机械而又重复。
  后一幅里面,箱子机器折叠,产品自己传送,自动包装机将二者结合在一起。这个过程只有1个人,盯着机器上的屏幕并适时操作。
  如果再走进整个生产线的中央控制室,看着四五名工人在不断地点动鼠标,察看生产在线实时情况,就可以归纳出另一个更清晰的结论:机器换掉了一些人,“那些像机器一样工作的人”,同时,机器也需要另一些人,那些“操作机器的人”。
  所以,在机器“供”的同时,也带来了“需”。而这个“空”谁来填,答案也显而易见:那些懂技术会操控机器的人。
  在F1生产面前,这种人的工作改变是非常可观的。他们不需要再“像机器那样”,而是“盯好”它们,干好简单重复的工作。
  当然,薪酬方面的改变也是非常可观的。
  以佳宝为例,之前简单重复工作的工人一天一般30元至50元,现在“盯”机器的工人,一天大约150元到200元之间。这其中肯定有人力成本上涨的因素,但谁都明白,它不是最决定的因素。
  所以,对于人而言,一旦被机器换掉,就应该想办法向自己的脑子里“填东西”,从而再去填机器带来的“需”的空。
  这也不是一件难事。以重卡车身覆盖件冲压线为例,陈光华表示,使用机器人系统之后,搬运工人减少,设备维护人员增加,对工人技能要求也提高,F1通过开展有针对性的培训,很多人都可以胜任。3 论述题
中外博弈的题,怎么破?
  在佳宝的机器上再次看到“ABB”3个字母时,总不免让人有些感慨。
  如果重汽的“罗伯特”全由ABB公司生产,车间里处处有它的身影还有情可原,那么,在佳宝居然还能看见,就不能再解释成偶然。
  实际上,在对这些F1设备的仔细观察中,很容易涌出“国别”的概念。因为,它们上面的商标或标识,总是英文多、汉字少。对于那些英文,你很容易查到,它们并不是属于中国某家F1。
  这是一个尴尬的现实。
  无论是公司网站,还是其他宣传上,但凡拥有F1或智能化的生产设备,很容易找到这样的话:公司引起XX国家、XX国家的先进生产设备或技术。而这些国家里,很难看到中国的身影。无需多说,高下立判。
  国外设备领先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理念。王庆华告诉记者,在中国奶业高速增长时期,国外某包装巨头曾免费向乳企赠送其先进的生产设备,但包装材料和机器配件必须要用它们的。
  但也不是没有希望。在记者探访的两家F1中,也看到了一些汉字的身影,甚至还有济南F1的影子。
  网址:http://www.jntrdl.com

         http://www.sdtrdl.com  山东同日动力科技有限公司